首页 >> 远程发稿 >> 内容

我用十年写米字丨高铁运行的“最强大脑”

河南手机报 06-19 07:20 我要分享

河南手机报记者 杨致文 司艳雯 实习生 徐思佳

2022年5月13日,复兴号动车组和高速综合检测车在京广高铁京武段“贴地飞行”,试验列车运行时速一度达到385公里,京广高铁拉通时速350公里试验圆满成功。京广高铁目前常态化按时速310公里达标运营,此次实验成功,意味着6月20日起北京至武汉间将率先常态化按时速350公里高标运营。

QQ图片20220619023105.jpg

那一天,郭珂激动无比,他又一次在京广高铁线上实现了一名铁路电务人的价值。

郭珂现任郑州高铁基础设施段郑州东电子检测维修队队长,入路已有十三年。此次京广高铁时速350公里达速试验,郭珂主要负责高铁RBC的软件升级工作。“RBC”是“无线闭塞中心”的英文简称,是基于无线通信的列车控制系统,它根据列车位置、运行速度、线路等数据分析,向辖区内列车发出列车运行许可和列车控制信息。

“RBC可以说是高铁的‘大脑’,指令能否及时传递,直接影响列车的运行和安全。”郭珂说。因此他负责的RBC软件升级是助推京广高铁从时速310公里提高为350公里的重要一环。

QQ图片20220619022931.jpg

RBC机房藏在郑州东站鲜少人去的一隅,与进出大厅熙熙攘攘的人流量相比,这里显得有些冷清,只有机器发出的“嗡嗡”声不绝于耳。在RBC设备维护间,有一块硕大的运行维护屏幕,上面闪动着各种颜色的线条和色块。郭珂紧盯着这块显示屏,实时监控辖区内所有正在运行的高铁列车动态信息。

除此之外,他还要对几十个机柜、上百个服务器和交换机、上千个指示灯进行巡视巡检。“每天巡视四次,每巡视一次要2个小时。”郭珂说,“巡视检查必须认真仔细,机房内成百上千绿豆大点的指示灯一个也不能看走眼。”

除了向管辖范围内列车发布控车命令,当管内任何一个高铁信号出现故障,或是正在运行的列车发生异常,值班人员都需要快速进行故障定位,远程指导现场作业人员进行应急故障处置,缩减故障排查时间。

QQ图片20220619022927.jpg

2013年8月份的一天,受雷电影响,京广高铁沿线某座高铁站的信号设备发生故障。那时郭珂还是一名技术员,他冒着大雨进行5小时不间断抢修,保障了后续几十趟列车正点到站。那是郭珂第一次深切感受到电务工作的成就感,从此对高铁电务工作更加敬畏。

郭珂第一次听说“米字形高铁”是在2011年,那时京广高铁郑武段刚刚进入联调联试阶段,他担任联调联试的联络员。“那时候觉得这个设想很宏大,离我们还很远,没想到现在米字高铁真的一笔一笔建成了,而且我还亲身参与了京广高铁和其他几条高铁线路的建设。”

郭珂说着,面带骄傲。就在这时,一列高铁从窗外的线路桥上疾驰而过。

注:

2012年9月28日,京广高铁郑武段(郑州-武汉)开通运营;2012年12月26日,京广高铁京郑段(北京-郑州)开通,标志着京广高铁全线开通运营,河南“米”字形高铁网中贯穿南北的“一竖”也就此落成。

责编:范娟华
分享